《我是大侦探》不再烧脑推理减弱 卖力拼演技, 推理在哪里?

幸运飞艇刷八码技巧

2018-05-31

  羊城晚报记者胡广欣  近年各大视频网站崛起,但各大卫视仍然是强势的播出平台。 台播节目登陆视频网站司空见惯,但是网播节目反向输入到电视台播出则十分少有。

近日就有一档网络综艺节目“逆袭”荧屏——网络综艺《明星大侦探》的姐妹篇《我是大侦探》接档《声临其境》,前晚在湖南卫视播出。

  《明星大侦探》无疑是近年最成功的网络综艺节目之一。 这档节目把小众的推理真人秀做成了大众“爆款”,前三季豆瓣评分一季比一季高,第三季达到。 不过,转战台播的《我是大侦探》却遭遇“水土不服”,目前豆瓣评分仅为分。

  A两档节目由同一个制作班底打造,从网播到台播,评价为何会差那么多?  总导演何忱在开播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,台播的《我是大侦探》需要照顾各个年龄段的观众:“除了年轻人之外,爸爸妈妈们是不是能看懂?价值观对低龄观众而言是否正确?”  第一期案件《有间客栈》中,嘉宾们调查的是一宗儿童失踪案:荒漠的一间客栈中,两名儿童无故失踪,带走小孩的就是六名玩家中的一人。

节目播出后,明显可见口味较之网综变“清淡”了:节目里没有“凶手”,只有“关键人物K”,案件也变得更加“亲民”,搜证和推理显得十分“小儿科”。 在《明星大侦探》中,需要翻箱倒柜才能找到线索;而在《我是大侦探》第一期中,线索钉在柱子上,走过路过都能看见,而无字白布旁边摆着脸盆和开水,就差没直接提示“这就是无字天书”。 此外,节目增加了一个“接头人”,由其与“K”里应外合把小孩送出客栈,这个角色破坏了原本的密室设定,大大削弱了观众解谜的快感。   此外,或是为了照顾对推理不感兴趣的观众,《我是大侦探》放大了剧情部分,减少了推理时间,甚至连一段完整的推理过程都没有呈现。

对推理迷来说,看得不太过瘾。

  B嘉宾换血,需要磨合  在嘉宾方面,《我是大侦探》大换血,除了何炅和大张伟之外,其他固定嘉宾如韩雪、马思纯、邓伦等都是新人。

在《明星大侦探》中掌控全场节奏的“双北组合”——撒贝宁和何炅,在《我是大侦探》里只剩下何炅一人,几位固定嘉宾暂时还没人能顶替既能严肃分析案情、又能放飞自我搞笑的撒贝宁。   在第一期中,新手嘉宾对节目的流程都不太熟悉,而且少了好搭档撒贝宁的配合,何炅“带节奏”的任务十分繁重。

有网友分析:“多数嘉宾的人设负担太重,没有动脑子把线索链接起来,对背景和综艺效果太过执着,导致对核心案件的忽略。

”更让人郁闷的是,几位嘉宾的性格特点不突出,相互之间欠缺火花。 看起来很聪明的韩雪,没展现出多少推理能力;邓伦和吴磊的定位似乎有所重合;张若昀控场能力还不错,但没能带头串联起线索……  对于起用新嘉宾,《我是大侦探》也有十分充分的理由。

总导演何忱认为,《明星大侦探》里的老玩家什么都见过了,“节目除非有巨大的反差,否则他们不会有特别吃惊的感觉,观众很难跟得上他们的节奏”。 在她看来,新嘉宾跟新观众一样不熟悉节目的套路,反而能够带着观众更好地进入到故事中。

  事实上,《明星大侦探》中“搜证王”鬼鬼、“推理王”白敬亭、“直觉王”王鸥等鲜明人设,也是通过多期节目的磨合才塑造而成的,不妨给《我是大侦探》更多时间。   C弱化网感乐趣打折  《明星大侦探》的“网感”也是粉丝们津津乐道的话题之一,节目中常用“有毒”的后期特效把嘉宾们P成老太太、鲤鱼精,各种适时弹出的表情包和吐槽也是又狠又准,制造了大量密集的笑点。 而《我是大侦探》的后期则收敛很多,除了一些动画特效之外,没能给观众带来太多惊喜。   不过,《明星大侦探》的后期总导演Karin表示:“吐槽”是网友常见的交流方式,节目在网播时会选择这样的后期风格;当节目变成台播之后,表达方式自然就需要调整。

  此外,《明星大侦探》走“本格推理+综艺佐料”的路线,在演绎剧情时,嘉宾们表现浮夸,用搞笑表演冲淡推理的紧张和严肃感,很符合网络时代年轻人的口味。 但是,在《我是大侦探》第一期,剧情部分却成了嘉宾们的演技大比拼,“雪无情”(韩雪)和“爱将军”(张天爱)的落泪镜头被特意放大——如果放在电视剧中是水到渠成的情感爆发,但在综艺中却显得有些“尬演”。

《我是大侦探》不再烧脑推理减弱 卖力拼演技, 推理在哪里?